月入三千却透支信用卡超百万!黑中介违规办卡、银行过度授信

月入三千却透支信用卡超百万!黑中介违规办卡、银行过度授信
2019-11-07 17:39:21 热度:2340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最近提醒消费者要警惕非法经营信用卡的“黑代理人”。

这些“黑代理人”经常以帮助“处理高限额信用卡”或“快速处理信用卡”为名,引诱一些不符合联办卡条件或资质较差的用户获得超过其偿付能力的信用额度,同时收取信用额度5%至20%的手续费。

信用卡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过度消费和盲目分期提现超过个人偿还能力,持卡人甚至会成为“卡奴”。

“黑色中介”违反卡规则

北京银保监管局近日在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一个案例显示,刚毕业的大学生王在北京的一栋办公楼里做接待员,月薪只有3000多元。后来,信用卡中介小张来到“扫荡大楼”,并建议他有办法帮助小王申请高额信用卡。果然,卡片很快就到了,金额为20万元。

后来,小王通过小张先后向多家金融机构申请信用卡,总信用评级为80万元。长期积累的消费欲望就像一场打开闸门的洪水。这已经失控了。透支100多万元后,王的资金链断了,他的收入和家庭状况根本负担不起这么高的还款金额。

在官方网站上,北京银监局指出,上述案件的发生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通过“黑中介”非法办理信用卡,二是信用卡使用不当。

目前,许多“黑代理”利用微信群、网页、短信、小广告等手段,在“高信用度”的旗帜下传播“大信用卡代理”信息。它们通过伪造收入证明和财产证明,帮助目标客户获得超过偿付能力的信贷额度。一些消费者被短期利益蒙蔽了双眼,为了处理大额信用卡,他们愿意支付巨额中介费用。

然而,信用卡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在促进支付的同时享受更多的优惠活动。然而,如果持卡人花费过多,持卡人将成为“卡奴”,给自己带来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影响个人信用调查,甚至危及正常生活。

北京银行和保险监督局警告远离非法中介。在“处理高价值信用卡”的旗帜下,非法机构收取信用卡限额5%-20%的手续费。对于限额为2万元的信用卡,他们必须支付1000-4000元的手续费。信用卡处理应选择正规渠道,银行或正规金融机构将不收取任何费用,并可根据申请人的真实信用状况给予信用。不要通过中间包装盲目增加信用额度,从而埋下信用风险隐患。

此外,对于持卡人,北京银保监督局提醒现金支取和分期付款要谨慎,杜绝盲目消费。消费者使用信用卡提现或分期付款功能来产生利息和手续费。现金支取利息一般按日计算,利率为5/10000,相当于年利率18.25%;此外,还有现金支取费,一般为现金支取金额的1%-3%;如果账单分12期支付,实际手续费可达7%以上。避免使用信用卡套现和“拆东墙补西墙”等盲目消费方式,避免“资本链”断裂带来的各种风险。

然而,事实上,该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注意到,根据此前的一些案例,一些黑卡机构声称能够办理信用卡,经常以帮助“办理上限信用卡”或“快速办理信用卡”的名义,引诱一些不符合联名卡条件或资质较差的客户。只有在客户提交了相关材料和费用后,他们才发现自己误入了陷阱。

市场上常见的方法主要包括:

技术1:骗取客户的申请材料和签名,伪造卡片,获取信用卡,盗窃信用卡并带钱潜逃。尽管该机构承诺在发放信用卡前不收取任何费用,但它使用申请人提交的个人数据来办理信用卡。拿到卡后,它直接用该机构自己的pos机刷卡,偷了卡后潜逃。最后,客户负责偿还银行卡。

方法2:代理成功办理卡后,申请人必须支付相关费用后才能正常使用。一些中介机构谎称可以免费办理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但在骗取客户信息后,伪造了单位、住所、联系人等相关信息,并通过互联网渠道申请信用卡。卡片发放后,这些机构也将根据协议向申请人发放卡片。但是,由于客户不知道中介在申请时填写的相关联系信息,申请人无法正常激活和使用该卡。这通常被卡处理机构用来向顾客收取费用。

银行总是打击这种欺诈案件。交通银行信用卡风险管理专家表示,信用卡能否成功办理,信用额度完全由银行根据申请人的资质决定。持卡人可能会被列入黑名单,并记录在不良信用记录中,因为银行在今后使用该卡的过程中发现了不一致的信息。

对超额授信的监督和严格检查

信用卡的高信用和过度信用,一方面是被一些黑人中介和有组织的黑人生产链利用的“漏洞”。另一方面,银行信用卡作为零售转型的重要业务,在过去的三年里发展迅速。各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一直在争夺奖励。为了抢占市场,扩大用户,鼓励用户分阶段消费,他们对赛马圈地的发展给予了过多的信任。

这引起了银行和监管机构的注意。今年1月,一些银行信用卡用户报告称,他们的信用额度已经降低,甚至被冻结。一位资深银行信用卡从业者告诉记者,“现在监管部门也注意到银行信用卡过度授信和共付的风险,银行信用卡需要监管。一方面,一些持卡人,如薅羊毛,非法兑现和不正常使用卡,应该纠正他们的错误。另一方面,应改善风力控制系统,收入与偿债的比例应合理。”

今年8月26日,北京银保监管局发布《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意见》),针对当前银行卡业务面临的电信欺诈、盗窃、授信粗心等突出风险问题,银保监管局从六个方面确定了13项具体监管要求,包括银行卡风险防控总体要求, 加强银行卡开户风险防范,严格信用卡信用管理,加强银行卡交易监控,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建立银行卡风险调查机制。

辖内商业银行在加强授信审批审慎管理时,应严格实行统一授信管理,管理多信用卡账户授信额度、分期授信额度、现金支取授信额度等。以客户的名义。不允许超过总授信额度的设定限额,客户名下其他银行的授信额度应纳入本行授信额度合并管理。

与此同时,《意见》要求所辖商业银行要注意检查首笔还款来源,建立合理的收入和偿债比例控制机制。对于信用卡专项分期付款业务,不得因合作机构的风险补偿措施而放宽审批条件。

为防范风险,上述《意见》还要求北京辖区内商业银行应加强对信用卡小额多轮套现还款、海外套现等新型套现风险特征的分析,不断优化套现交易监控模式,采取有效措施防范信贷风险延期暴露、银行共债风险积累、跨境洗钱等风险。

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上海银保监管局也对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进行了监测,对辖区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款”监管要求的执行情况进行了审计调查,并通知部分银行授信管理和整体授信风险控制存在诸多问题。

在上述监管调查中,发现一些银行对其他银行的信贷额度按70%-90%的比例进行“贴现”。提高固定信用额度时,不参考央行的信用报告,无法有效评估持卡人的信用状况,导致信用风险过大。此外,一些银行没有对持卡人的信用调查进行尽职调查,高估了申请人的收入。“单个银行设定了更高的杠杆率,对其公认的高质量客户或公职人员来说,杠杆率是其月收入的80至160倍,远远超过持卡人的正常债务承受能力。”

同时,另一种情况是银行“变相”突破总信用额度控制的上限,长期固定客户信用卡的临时额度,即临时额度设定时间长或频繁增加占用时间长。例如,一些银行没有将汽车分期付款、低限卡类型、自动审批等大额特殊业务纳入总授信额度管理,实行“刚性扣款”要求;如果超额信贷可能导致额外的恶性现金流,甚至挪用资金投机房地产或股票,超过自己的债务能力将导致信贷崩溃。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信用卡和正在使用的信用卡总数为7.11亿张,比上季度增长3.04%。去年同期的增长率为4.07%。刚刚发布的上市银行半年度报告还显示,许多银行,尤其是几家擅长零售业务的股份制银行,信用卡发行量和信用卡交易同比增长均较去年同期放缓。九家银行披露了它们的信用卡不良率数据,其中七家比年初略有增加。

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都在半年度报告中提到了信用卡共付的风险,并表示将根据客户的用卡和还款情况进行动态信用调整,对可疑高风险客户的信用卡共付和套现等违规用卡行为进行长期专项监控和打击。平安银行表示,自2017年底以来,已提前调整了风险政策,重点是防范共债风险。同时,采取配额控制、审慎授信等措施,控制和降低高风险客户比例,稳定新发行业务资产质量。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公司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快乐十分 福建11选5投注 陕西11选5投注 PK10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okullartatil.com 新湖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相关新闻 改版调查 返回顶部